-Terny

-晨钟暮鼓-:

肖时钦@安了个扣

PHX@武田碎神Korokami

THX@宇宙精分3kk @芥末汽水MIZU 


P完图的那一刻我真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躺了二十分钟。

嗯我最近在考试,吃饭的时间都用在p图上了,p的很潦草有的图磨皮都省了,拼图和文案已经太费力。

拍的那天又几乎是素颜,所以请不要喷颜w,感受一下剧情比较要紧,毕竟是很费心的脑洞。


嗯我的本命是肖时钦,去年掉坑到现在出了几十次全职了,直到这次才是真正鼓起勇气去圆满了自己的大本命。


总觉得肖时钦是个被大家忽视了的角色。很多人说肖时钦在四大心脏中最没特色,像王杰希林敬言又没他们特色突出。说实话总是听到这样的说法我很心疼,因为实际上,肖时钦的戏份不算少,角色性格也很鲜明,而且,很真实。


嗯,我是因为肖时钦追逐冠军来到嘉世,却又不顾非议重回雷霆而喜欢上这个人的。这是一个诚实的人,有了不起的直面自己的勇气。


很努力地拍了自己的脑洞,谢谢碎碎陪我日脑洞,还有打灯的3kk,辛苦了!以及my小戴小水,有考试还陪我战了一天,放弃all肖我们还是好队友!(。)  


心神雷火:

泉孝介:SHUN

水谷文貴:若渔

三橋廉:aki

阿部隆也:L

photo @ 白菜 & 傀 &木笔

Masquerade:

VOCALOID
- 2014.08.02 -
GUMI(KiLLER LADY ver.) : 管理人
Phx : Succubuss & 灰太狼

「周叶」绸缪(下)

扇下眠森:

*国际刑警周X军火贩子叶,鸡肋的ABO设定,私设如山 


*搬用九十年代背景,灵感来自Lord of War


*前文【 绸缪(上) 】




(五)
战火纷飞的塞拉利昂,最吃香的不是打得正欢的政府军或者反政府军,而是为他们提供资源的军火贩子。谁也不会想和军火商开战,尤其是叶修这类名头响亮的——因为他们有用不完的子弹与枪械,还不差钱,并且说不好还有某个大国政府在后面撑腰。
叶修就像一张保命符,还是张特别有自觉的保命符,一车的AK-47把两边都唬懵了,他才端着枪气定神闲踢开车门跳下来,把裤兜里的Zippo掏出来扔给对面黑不溜秋瘦骨嶙峋的小孩,扔完了还中气十足地喊话。
“打什么打,赶紧去叫你们的老大来接货了!”
那小孩眼睛里尽是狐疑,他面无表情伸手接了叶修抛过来的打火机,然后继续举着黑洞洞的枪口瞄准叶修,一句话也不说。
收了好处不办事,看来这独角戏演起来效果不太理想。一边是政府军一边是反政府军,还加一队国际刑警,叶修一喊话,大家都听得云里雾里,只有周泽楷心领神会,迅速定下剧本摆好表情,他要去帮着叶修演,增加剧情的合理性与冲突感。
他向队友打过手势,从破碎杂乱的瓦砾堆后面钻出来,端着赫克勒-科赫MP5K直接抵上叶修的后背心。
“国际刑警,不许动。”
叶修僵了僵,随即“嗯哼”一声,十分配合地放下AK-47,然后乖乖举起双手。
“怎么,这位先生……是要来抢生意?”叶修边说边冲着对面的小孩使眼色,“都冷静点啊,我就是个小商贩,上有老下有小,特别经不起吓。”
周泽楷把枪托往前顶了顶,有模有样沉声威胁:“闭嘴,把车开走。”
叶修挺遗憾似的叹口气,继续用眼神示意对面的小孩,很用心敬业地和周泽楷周旋:“开走了我这生意还做吗,信誉口碑都没有了,比要命还惨呢。”
这是嫌火候不够还不逼真是吧,周泽楷琢磨两秒,腾手从腰后摸出手枪抵在叶修的屁股上,再慢慢擦着裤缝移到前面去,他往叶修耳边吹气,加以发现新大陆的语气:“嗯?Omega?”
真够胆,真会演,叶修在心里给周泽楷鼓掌,他放任身体本能地绷紧又半软,颊侧浮一层薄红,让眼刀化成眼风,锲而不舍黏糊糊地睇过去,周泽楷添油加醋,用枪口抵着叶修的小腹不停画圈,时不时还特有暗示性地往下再蹭一截。两个人联袂巨献,不要脸地用儿童不宜的情节逼迫儿童。
这招真有效,那小孩黑黝黝脸上的表情终于有点皲裂,打了个手势之后甩头就往街巷深处跑去。叶修立刻反手扶住周泽楷,站稳了马上拉着他就往车上扯。
“赶紧走赶紧走,这里的小孩普遍情商低,趁他们反射孤还没折回来弹我俩,赶紧走啊。”
他说得风风火火好有气概,实际上动作绵软无力胜似打情骂俏,周泽楷相当不给面子地“噗嗤”了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枪别回腰侧,起手捞起叶修的背脊与腿弯,用一个公主抱的标准造型将叶修友爱地塞进车,然后长腿一跨坐进驾驶室,耗时短效率高,好不帅气好不潇洒。
叶修撑着椅背凑过去飞快地在人脸上香上一口以示表扬,那曾想周泽楷突然兽性大发,甩了门回过身立马画风突变,双手毫不留情紧紧扼住了叶修白皙修长的脖子。
“做什么?“叶修有点忧郁,他不适地扭了扭脖子再往上仰了仰头,非常冷静地发声,“要谈条件?”
“我的队友。”
周泽楷的眼眸晦暗无底,叶修愣了半秒,再煽情地心塞了半秒。他难得犹疑地盯着周泽楷看了好几眼,把周泽楷看得分外忐忑。不过紧要关头,谁也没心思多想,叶修的七窍玲珑心只转过两窍,就立刻给了周泽楷回馈。
他冲着周泽楷微笑点头:“好的小周,如你所愿。”

(六)
周泽楷的手腕子一松,叶修就立刻直起腰爬过来两脚把他蹬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去。油门踩死,叶修消瘦均称的腕骨带着方向盘左突右转,满载枪支的卡车径直撤离这片是非之地,乱颠乱簸,疾速如风,刹车就跟不存在似的,叶修脚趾就没碰过它一下。车轮激起烟尘没顶,这撤退撤得万分干净利落,没留半点余地。
“叶修!”周泽楷陡然一惊,“你答应过——”
“别急宝贝儿,”叶修还抬手朝他比个“OK”,稳声说道,“这里不能用强,会出事的。”
周泽楷只觉得心口有火舌在舔,突突两下之后瞬间猛翻起大片羞愧——一个Alpha反倒被Omega安抚,周泽楷反倒被叶修安抚——无论是两者中哪一种都让他无比惊讶与挫败。数分钟前瘦弱矮小的孩子面无表情举枪屠杀街头巷尾的老人与婴孩、趁着他的队友无法下手而反手爆头的画面还在他脑袋里循环播放,一帧一帧撕扯着他的理智煽动着他的怒意,再加上他的Omega还胆大包天就跟不要命了似的蹦哒出来意图救场——周泽楷觉得他不失控一下都对不起自己的性别。
好在周泽楷的冷静离家出走了三秒钟后又马上回到了他脑袋里,他立刻顺着惯性靠上车门,端枪朝外清理路障。他支付给叶修全部的信任,继续发扬他的鬼迷心窍。
叶修直接把车开回了封锁线内,很有个性地摔门下去找人忽悠。他秉承一贯的风格偏向,三言两语把自己保命符的优势发挥到最大,说什么僵持只会增加伤亡,下不了手还拖什么命,这不是个撤退的好时机吗,对这种不人道的杀戮方式应该用舆论武器,诸如此类添油加醋剖析利弊,再佐以日后交易合作的打折诱惑,忽悠得对方把他当救星看,二话不说抓起通讯设备就下令政府军回撤。
真是机智到没朋友,周泽楷简直想立马抱着叶修亲几口,可惜天不遂人愿,他连叶修的手腕子都还没抓到,就被归来的队友一嗓子喊成个透心凉。
“我靠,这么多枪,这是搞批发啊?真是军火走私?”杜明先是不可思议地盯着几卡车的AK-47,然后不可思议地转头去盯周泽楷,“队长……”
周泽楷瞬间心寒到头发梢,他条件反射转头去看叶修,叶修也在看他,耸肩加摊手,回赠一个“看吧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眼神,随即举手道:“别看我,这真不关我事。”
周泽楷张了张嘴没吐出一个字,额上沁出些细汗,嘴唇也紧紧抿起来。这回他不能陪着叶修演了,就算他再想护着叶修,国际刑警的职业操守也不能放任他去包庇现实。
一个白皙瘦削的Omega能单枪匹马在非洲扑腾,显然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军火走私贩”这个身份此时就像量身定做似的适合叶修。气氛顿时变得僵硬又剑拔弩张,非洲人民总是比较火爆野蛮,看见会动的3D军火资源库有了快被逮捕关门的趋向,立刻就有人开始端枪上膛瞄准对面的刑警先生,完全就是欲盖弥彰。叶修的舌灿莲花才开出来一朵,就被直接拖进了“再也解释不清”的无奈局面。
这样举枪互指也不是办法,最终还是叶修云淡风轻地摆了摆手,摸着心口叹口气:“行了都放松,先扣押吧。别真打起来啊,子弹都是金币变的你们知道吗。”

(七)
周泽楷站那儿懵了好几分钟才回神,他前思后想快退重播好几遍,终于想明白叶修被他掐着脖子威胁时的那一眼犹疑不定究竟有着怎样深刻的涵义。
大概是出于军火贩子本能的危机感,叶修自知暴露在这群国际刑警的眼皮子底下将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但他仍旧欣然选择帮助周泽楷。故而那点犹疑多半不是在为他自个儿的后路考量,而是在审视周泽楷,半真半假,还夹杂着两分不太确定,类似——“怎么,你这是要牺牲我啊?”
叶修不是一般的Omega,自然也就不会以一般Omega的姿态矫情兮兮来扯着周泽楷袖口问“你说!是我重要还是你的队友重要?!”,别说不会问,这类问题大概就压根儿不会在叶修脑子里出现。
实际上,这应当划分为一次示好,证明叶修不再是岿然不动的了,他在意周泽楷。
可惜周泽楷这回礼却挑得不太好。
“叶修……”脑中噼啪窜起火花,周泽楷背脊都绷得发疼,咬着牙根哑着嗓,“我……”
“停,我知道你那时候没空想。”叶修轻微地叹了口气,他看了一眼手腕上冰凉凉的手铐,往周泽楷身侧挪了挪,“悲喜难辨,这次的礼包可能丰厚了点,我有预感自己将会消受不起。”
周泽楷抿着嘴唇不出声,憋了半晌才低低沉沉憋出一句:“马上处理掉……可行吗?”
“这么多枪支,怎么处理得了?”叶修摇头,“整整一个队的国际刑警,众目睽睽铁证如山,我可没本事赖掉,除非把你们都灭口。”
周泽楷咬牙:“你可以,遣散派发给平民。”
“别说,这还真是个机智的办法,保准十分钟不到就能被拿光。”叶修一拍手甩得手铐中间的铁链哗啦响,他调整了下姿势,将头颅靠上周泽楷的肩头,放缓声色再泼冷水,“问题是我从不卖军火给平民,更别说白送了。素质不足却持枪执掌生杀,引起的后果我不想看到,你也肯定不会想。”


这是实话。


周泽楷皱紧了眉吐不出字。刑警与嫌犯的戏皮厚实得过了头,闷得他心慌难言,他稍微侧着头,用眼神气势汹汹地攫住叶修,乌黑剔透的眼珠本来还兜着一池碎汞繁星,然后以极缓的速度在叶修安静无波的回视下一颗一颗黯淡下来。


“没办法,扣押嫌疑犯的流程我不清楚,钻不了空子。”叶修终究还是心软,他用被手铐箍住的两只手揽上周泽楷的后颈,温热湿润的唇瓣贴过去轻触人的脸颊,半是诱哄半是安抚,“怎么……你想救我?”


周泽楷一个激灵,反手捏住叶修的下巴尖就往上吻,舌尖强硬有力地钻进去攻城掠地,翻搅啃弄舔卷牙床,振夫纲的架子端得很足。他一边吻得叶修喘不过气,一边还往叶修口腔里吐字。


“你归我,他们拿不走。”


 


(八)


就算证据抓足,上报也需要时间,何况少了审讯环节,国家中心局的情报也无法立刻更新,周泽楷的脑子被叶修泼醒,立刻飞速地分条逐例拆解脉络,开始找空子钻。


周泽楷不是好惹的主,办起事来手段自然不会软,化腐朽为神奇他能捋顺玩透,想把叶修给圈牢靠,正好也需要些时机。要摆平矛盾,最有效的方法是化敌为友——这还不简单,以叶修的人脉网络,再加上军火商这一微妙的身份,配合相关部门买个乖,很容易保释。


周泽楷是一个称职高标的国际刑警,不会被所谓的“正义精神”冲昏头脑变成愤青,他有职业操守,同时也很清楚地知道军火买卖中的高深文章。叶修与战地政权打交道,也与世界上自称“领导人”的阶层打交道,他为他们供应一些“领导人”这个身份不方便出面供应的货物,所以只要周泽楷足够机灵抓得稳,灵巧规避风险,将暗沉消弭,把光鲜亮丽的好处摆出来,国际刑警组织也不会当真裁决一位3D可移动军火资源库。


理顺了利弊祸福,有了九成把握的周泽楷一通电话打至C国中心局秘书处,当真是不辜负他的行动力,直接采用先斩后奏,代替叶修将情报意向卖给顶头冯秘书长。此刻话少优势突显,去繁就简条理清晰,事实也确实不负他精打细算情深似海,交涉顺利话头谈妥,周泽楷搁下耳麦转头就冲叶修笑开,带点狡黠,唇角弯得相当好看。


“你别笑,我听见你把我卖了。”叶修惆怅极了,“今后可怎么办,我上有老下有小,感觉前途好渺茫。”


周泽楷一把把叶修摁在武直-10的侧门上,很真诚地:“我养你。”


“奶粉钱呢?尿不湿钱呢?”


“我给。”


“你怎么突然这么会说话?不对啊,我觉得冯宪君很有可能在驴你,严肃点,有点刑警的样子,别贴过来,我可是嫌疑犯。”


“抓到你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地下车库里做过,加长林肯里做过,皮筏艇里做过,上周还在派拉蒙里车|震呢,也不差个直升机,叶修双倍惆怅地看着周泽楷,“老规矩,做吧。不会坠机的话,就顺便打个标记好了。”




Fin.


我真是个傻白甜的好作者,明明想的是BE却还是硬生生掰回了HE【呆滞


完全是在浪费这么时髦的设定【双膝一软再也爬不起来

楦/Lawrence·LOK'TAR:

║SONNET 29


When, in disgrace with fortune and men's eyes,

当我受尽命运和人们的白眼,

I all alone beweep my outcast state

暗暗地哀悼自己的身世飘零,

And trouble deal heaven with my bootless cries

徒用呼吁去干扰聋瞆的昊天,

And look upon myself and curse my fate,

顾盼着身影,诅咒自己的生辰,

Wishing me like to one more rich in hope,

愿我和另一个一样富于希望,

Featured like him, like him with friends possess'd,

面貌相似,又和他一样广交游,

Desiring this man's art and that man's scope,

希求这人的渊博,那人的内行,

With what I most enjoy contented least;

最赏心的乐事觉得最不对头;

Yet in these thoughts myself almost despising,

可是,当我正要这样看轻自己,

Haply I think on thee, and then my state,

忽然想起了你,于是我的精神,

Like to the lark at break of day arising

便像云雀破晓从阴霾的大地

From sullen earth, sings hymns at heaven's gate;

振翮上升,高唱着圣歌在天门:

For thy sweet love remember'd such wealth brings

一想起你的爱使我那么富有,

That then I scorn to change my state with kings.

和帝王换位我也不屑于屈就。

║出境:夜哥